印象彩票网登录

还是熟人血衣早就将消息传了过带领万余邯郸军

 “来!”现在李平见到这黑色披风的血衣,就好像是在饥饿之时看到了烧鸡一样,因为他心中是多么期盼李林的消息,被说李平,就连其他的将士都是紧紧的看着血衣,好像能够从血衣身上看到一点李林的影子似的。
 
    李平一伸手,说了一个“来!”血衣赶紧上前,将怀中书信交给李平,李平赶紧打开观看帐内大部分人的眼神立即注视了过去。
 
    不过有几个人确实没有这样,就像是庞统,徐庶,杨修,卢毓他们,就看庞统摸了摸嘴角的胡茬,淡淡一笑,看了看自己身边的徐庶他们,几个人都是淡淡一笑,跟庞统的表情差不多,可见他们都已经猜到李林这书信的内容了。
 
    “哈哈哈!”李平书信都没看完便已经大笑出来。
 
    “啪!”李平将李林的书信拍在身前的案子上,道:“父亲三天之前便带领大军从长安西进,火速拿下潼关,已经毕竟函谷关,还让我赶紧精兵,跟他回合呢!”
 
    “哈哈!好好!”众人一听,立即欢呼起来,李林这样的精兵速度,估计再有三天就打过函谷关了。
 
    “不行!我不能让父亲看不起!”父子上辈子是仇人,李平跟李林的关系当然是微妙的,当年李平叛逆之时都敢离家出走,就是不愿意受李林和家中的摆弄,现在虽然长大,但是更是不愿意让父亲对自己不满意。
 
    “传令!”李平飞速起身,帐内众人立即起身,拱手道:“在!”
 
    李平喝道:“立即飞速分兵攻打洛阳之函谷关只见各所城池!必须在三天之内与我父亲会军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第一百九十二章 围攻洛阳(1)
 
    “呜呜呜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咚咚咚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函谷关以东,弘农,今日大不一样,号角长鸣,鼓声阵阵,只看十万大军汇聚于此,而就在这校场中央看台之上,李林身披白袍,腰跨林刀,缓缓的看着满脸笑意走来的人们,而最前面,正是自己的许久没见的儿子,李平。
 
    “拜见主公!”众将士,众文武纷纷跪倒在地,齐声喝道,这一声主公,他们是有多久没有喊出来了,而此时此刻,正是他们这一段日子来,心中所有的压抑,所有的期盼都释放出来的时刻,今日这主公二字,格外的沉重!
 
    李林呢?双眼缓缓闭上,昂首挺胸,这样的感觉,自己是多么的熟悉,所么的牵挂,这么久的血与火的历练,才让李林能够听明白了自己这些兄弟们这主公二字的含义,这不是尊敬,这不是畏惧,而是有心而发的牵挂与感激,自己跟他们一同打拼才能够这大片的江山,自己要靠着他们,而他们没有何尝不是要依靠自己呢?
 
    “拜见父亲!”李平独子走上前来,在李林身前单膝跪地,喊道,随即双手高高举起,手中拖着一物。
 
    辽侯兵符!
 
    这是李林在危难之时,不顾个人的安危,将兵符交给赵云,让赵云杀出重围,就是要将兵符和李林的全部都要送到李平那里,兵符送到了,李林也没有死,如今李林已经振奋归来,李平自然要主动将兵符呈上。
 
    “哈哈!”李林大笑出声,没有接过兵符,一扶李平的胳膊,道:“起来吧!”
 
    “嗯!”李平知道李林的脾气,出了一些正是场合之外,自己的父亲是很讨厌被人给自己下跪的。
 
    李林仔细的大量这李平,长大了,英武之气更重,在这英武之中,也已经透漏出来了一丝丝的王霸之气,虽然依旧充满的青涩,但是跟一年前李林见到的那个自己的儿子已经大有不同,再想想当初那个叛逆到离家出走的混小子,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。
 
    李林轻轻拍了拍李平的肩膀,道:“不错!没给我李家丢人!”
 
    李平笑了出来,李林那摸样,也就只有跟自己的家人面前才会流露出来,那样才是真正的笑意,亲情对于一个人来说是永远都无法泯灭的,不管你的心性已经变成了什么样子,就算是你已经做出了怎样的事情,但是自己是瞒不过自己的心的…………
 
    李平笑道:“父亲也是沧桑了许多,但是也像是父亲说过的那句话,更有男人味儿了!”李林在打量着自己的儿子,而李平又何尝不是在仔细的看着自己的亲爹呢?
 
    李林这一路来,跳过黄河,成过木乃伊,当过奴隶,成过逃亡者,这样的辛劳之下,一场场的经历都已经给李林的脸上留下了一道道的沟壑,三十一过,放在古代就已经不再年轻了,再加上李林那一脸的胡茬,当然是沧桑感爆棚,幸好身边还有个蔡文姬搭理一下,不然也就跟一旁如同乞丐装扮的胡人将士们差不多了。
 
    “嘿嘿!”李林坏笑两声,没好气道:“熊孩子!”说着,一把将李平拦在怀里,父亲的怀抱,熊抱,永远都是最有力的!
 
    李平强忍着泪水,因为李林可是在全军的将士面前对自己做了这样的动作,自己现在是少主,可不能这样的丢脸,虽然对方是自己的父亲,但是在众人面前哭鼻子李平还真就不好意思。
 
    李平不好意思,不代表被人就不好意思了,下方众将士不少人都已经哭了出来,本以为死了的主公,如今已经好端端的站在了自己的面前,众人怎能不激动呢?
 
    抱了几秒钟,李林就将李平送来,父爱的泛滥永远都是短暂的一瞬间,抱着李平的肩膀,李林缓步上前,来到单膝跪地的众将士面前。
 
    “起来吧!”李林一口气沉在丹田,随即喊了一声。
 
    “诺!”众将士齐声喝道,气势非凡,整齐的站了起来。
 
    李林左手搂着李平的肩膀,右手握拳,“砰砰砰!”在自己的胸膛上砸了三下。
 
    “看清楚了没!”李林大喊道:“老子还没死,还好端端的活着!”
 
    全场雅雀无声,众将士通通注视着李林,一动不动。
 
    李林气势凛冽,环视众人,喝道:“老子这样都没死,说明这老天爷都不敢收老子,这整个天下,还有谁能要了老子的命!还有谁!还有谁!”
 
    “啊!”众将士爆发了,立即怒吼了出来,李林这样粗暴的言语,真是给这些本来及时粗鄙之人的将士们最强的一剂兴奋剂,众人压抑的情绪全部倾泻而出,怒吼声散步全场,散步整个弘农,直逼洛阳!
 
    这样震慑天下的场景,可是把李林身后的去卑和豹哥这帮胡人的名马给吓了一跳,他们哪里讲过这样的阵势,在他们眼里,麾下的匈奴勇士们已经十分牛逼了,在李林的训练之下,几乎已经所向无敌,但是今天看到了真正的幽辽军精锐,他们才知道,原来他们真的是很傻很天真。
 
    豹哥小声在去卑的耳边嘀咕道:“这尼玛就是头儿原来的兵马?”
 
    去卑瞪了一眼豹哥,没好气道:“废话!”
 
    “咕噜!”豹哥吞了一口口水,喃喃道:“跟着头儿,还真是跟对了!”
 
    “嗯!”一旁的众人不由自主的点点头,一起答应了一声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兵发洛阳!”一声咆哮,三军出动,直指洛阳城,也是已经成为了一座孤城的洛阳城,李林知道,刘和这个时候还没有跑,那就是不会跑了,这个刘和既然敢称帝,就已经做好了被自己砍了脑袋的打算,既然这样,那自己就赶紧给他这个机会吧!
 
    洛阳城,这个大汉200多年的国都,再一次迎来的他的血雨腥风,李林领精兵十余万从弘农赶来,包围洛阳城,从洛阳城南门列阵开来。
 
    “城上的贼子,可有人敢出来答话吗?”李林一摆手,一骑策马而出,到了近前,冲着城上怒吼道。
 
    而就看城头上缓缓出来一人,面色黝黑,一声银甲,英武中更是带着戾气,怒瞪着下方兵马如视无物。
 
    李林定睛一看,嘿!还是熟人,血衣早就将消息传了过来,高顺已经带领万余邯郸军南下进驻洛阳,加上这洛阳本来集合的兵马,这城里面的人马不会超过三万。
 
    李林看是高顺出来,自己也就别客气了,缓缓而出,对高顺拱手道:“高顺将军!别来无恙啊!”
 
    城头上的高顺也是十分客气,对李林摇摇的拱拱手,道:“辽侯!别来无恙!”
 
 
版权所有:印象彩票网-印象彩票网官方网站 Power by DedeCms
联系地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