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象彩票网娱乐

看着这个只用一只手便几乎搅动了天下风云

 
    云醉月原本就对自己非常好,但现在却是明显的又再更进了一步。
 
    还有,青云坊少了许多人。
 
    云扬对于青云坊中人,可谓熟稔于心,只是一眼看去,便即确认,青云坊的人手,除了青山雪等几个老面孔,也就是云醉月最最亲密的几个结拜姐妹之外,其他的人手,居然都已经不在了,消失了。
 
    “人呢?怎么少了这么多?是青云坊出了什么变故吗?”云扬对此自然表示纳闷。
 
    他在云醉月之前,颇能展现出几分真性情,心下诧异,直接问了出来。
 
    云醉月款款落座,微笑解释道:“人多眼杂,嘴也杂,所以,我干脆遣散了一部分人手,清净了许多吧。”
 
    云扬闻言一愣,旋即陷入了沉默之中。
 
    云扬瞬时便猜到云醉月的想法,大抵是因为前次菊晨的原因,将一切不能确定,或者说把握不大的那些走,统统送走了。
 
    将可能出现的隐患,全数消弭在萌芽出现之前!
 
    “月姐这阵子的花费不小吧?尤其是那些未必能有什么危害,却还要遣散的那些人手,月姐心中只怕也不好受。”云扬道。
 
    虽然之前曾经叫过嫂子。但在水无音提醒之后,云扬感觉到,自己的一言一行,还需要更加的严谨。
 
    就比如“嫂子”这两个字,万一当真叫顺了口,没准就会成为隐患原由,最终酿成祸端,若是云醉月因此罹难,不用别人,云扬自己就得把自己弄死,有鉴于此,遂又把称呼改回为月姐。
 
    “哪有那么严重。”
 
    云醉月微笑:“咱们姐妹们做这一行,本就无奈,身为女子,谁不希望能够有一个良人、安稳的归宿,或者,有一份自己向往中的生活。这一次,所有离开的姐妹,不管有没有去除,每人都分了一百万两银子,相信日后岁月静好,当属可期。”
 
    云醉月长长的舒了口气:“我衷心的祝福她们,每一个都平平安安,顺心如意,脱离这个场所……过上她们向往的,完全属于自己的安稳日子,平安喜乐。”
 
    “这一行青春饭总是短暂,何能长久……”
 
    云醉月苦涩的笑了笑:“……姐妹们迟早还是要脱离的,我只是……提前帮她们下了决心而已。”
 
    云扬默然道:“月姐说的有道理,只希望她们以后当真能够称心如意、平安喜乐吧。”
 
    云醉月明眸看着云扬,关切的说道:“小弟这几天是没休息好么……怎地脸色有些不大好呢……”
 
    云扬笑了笑,道:“哪里有什么不好,我的日子,其实比月姐还要更舒服自在一些的。”
 
    云醉月点点头,却是忍不住垂下眼帘:你的兄弟们现在都不在你身边,你一个人处在这漩涡中心,每时每刻,都在生死关头……你却又如何能过得比我舒服自在!?
 
    “青云坊的许多姐妹们都走了,不知道月姐自己你……”云扬转了话题:“什么时候也会有自己的……恩,那种向往的生活呢?”
 
    话才一出口,云扬就后悔了,恨不得自己抽自己几个大耳刮子。
 
    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么?
 
    云醉月轻轻地笑了笑,道:“我若是也走了……他回来的话,岂不是还要费力劳神的四下里找寻我?至于我向往的生活……现在就是啊!”
 
    云扬沉默,心下伤感更甚。
 
    云醉月淡淡一笑,柔声道:“其实女人一生很简单,尽都是在等待;不管什么样的女人,都是如此。年轻时候,等待自己的良人,等待自己的归宿;有了归宿,还在等待,等待自己的男人下工回家,等待他吃饭,等待他团聚,等待……年纪大了,便是等待自己的儿孙……”
 
    “而我现在,也同样是在等待,等待我的良人。”
 
    云醉月道:“对于这份等待,这个过程,月姐始终甘之如饴。一个女人,一生之中,只要还有一个人值得她这样等待下去……岂非也是一种幸福,真的!”
 
    云扬喉头动了一下,干涩的咽下一口唾沫,干巴巴的说道:“是,是的。确实是一种幸福,月姐的话,我信之无疑。”
 
    云醉月笑了起来,便如百花绽放:“怎地总是不说我,这回说说你的事吧;云小弟,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,恐怕你的真实身份,并不是天外云侯的世子吧?”
 
    云扬闻言怔了一下,一时愣然,显然是没有想到云醉月会把话说得如此直白,这般直接。
 
    “我猜的。”云醉月眉毛一弯。
 
    云扬轻轻叹了口气:“月姐果然冰雪聪明;猜得不错,我确实非是云侯亲子。”
 
    云醉月好奇地问道:“那么云小弟真正的身份来历,可方便透露么?”
 
    云扬脸色如铁,木无表情,道:“这点连我自己也不知。”
 
    云醉月啊了一声:“嗯?什么意思?”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二百一十二章 夜入皇宫【第三更】
 
    她道:“怎么会不知道呢?就以我和你五哥而论,我们虽然自幼被人贩卖,但总还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,虽然他们已经死了……不过,那毕竟是我们的亲人;也是我们的来处……”
 
    云扬道:“据我所知,五哥并不知道他自己的身份吧……”
 
    云醉月目光一亮,掩口失笑:“是,我一时口误……是我说错了。”
 
    他果然知道火儿的所有事情。
 
    云扬默然道:“我和五哥一样,并不知道我们来自何方,源自何处。”
 
    他嘴角露出来一丝僵硬的微笑,道:“就像是……从杂草之中,蹦出来的。呵呵……”
 
    云醉月怔住。
 
    看着云扬木然的脸色,看着这个只用一只手便几乎搅动了天下风云,双肩扛起了乾坤山岳的云尊;突然间一阵潮水海啸一般的心痛,猛然弥漫了整副身心。
 
    这一瞬间,她突然生出一种想将眼前的云扬抱在怀里好好安慰的莫名冲动。
 
    她站了起来,轻轻走过去;蹲在云扬面前,仰起头看着云扬,轻声道:“小弟,你还有嫂子。在这个世界上,其实我们都是何等不幸,却又是何等幸运;因为,尚有彼此的存在,在这个世界上,我们毕竟还有亲人,还有一份来自于彼此的慰藉,弥足珍贵。”
 
    云扬轻轻地笑了笑:“是的,月姐,我们都很幸运。”
 
    他长长地吸了一口气,道:“我要走了,月姐,今天晚上,我准备再去收点利息。”
 
    云醉月轻声道:“一切小心,一定要活着回来,唯有活着才有资格说报仇!”
 
    “恩。”云扬点点头,紫衣飘扬而起,一头黑发,也顿时有一缕发丝垂落,遮住了他半边脸,转过身去,道:“月姐,你真的是很聪明。”
 
    云醉月闻言登时楞了一下。
 
    云扬的身子已经走出了门口,轻不可闻的声音随风而来:“你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。”
 
    云醉月露出一个凄然笑容。
 
    云扬的身子已经消失。
 
    消失在华灯下。
 
 
版权所有:印象彩票网-印象彩票网官方网站 Power by DedeCms
联系地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