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象彩票网娱乐

对方固然是讨不了什么好处但米空群自己却只会

  消失在夜幕中。
 
    云醉月走到窗前,只见天空中,一朵白云悠悠而去。
 
    此际,已是二更时分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米空群佝偻着身子,轻轻咳嗽着;原本白白胖胖的一张脸,现如今已经是枯瘦了许多,皱纹也深刻了许多。
 
    他紧紧地闭住嘴,体表便如有一条蛇,在身上不断的盘旋游走;汹涌的玄气,也在周身环绕运转,房中似乎有一个小型的龙卷风在不断地旋转。
 
    良久良久之后,他猛的张开嘴,一道青色的烟气猛地喷出来,随即剧烈地咳嗽两声,一口鲜血吐出来。
 
    与此同时,在他的大腿位置突然乍现“啵”的一声异响,发声处蓦然多出了一个血洞,随即,一道锋锐剑气从血洞中冲出来,嗤的一声,将对面墙上一幅画斩成两半。
 
    米空群原本便已急促的喘息声,愈显狼狈,眼中早已满布深沉的怨毒。
 
    凌霄醉当日那一剑,非止重创米空群,更在其体内留下了一道精纯剑气;这道剑气真的太过精纯,始终凝实不散,亦正是这道异种剑气,恒久地破坏着米空群的身体。
 
    只要米空群运功,那么这道剑气就会即刻反应,分离出一道细微剑气,破体而出。
 
    然而分离出来剑气如何细微也好,终究是凌霄醉所留,非是米空群能够对抗,更是由内而外引爆,防不胜防,是以在经过了这么长时间之后,米空群竭尽心力,运功消磨、刻意消耗,这才勉强化解了三分之一的剑气;
 
    本来依照这般化解速度持续下去,大抵只需要两个月就能够将这道剑气完全祛除,但现在的问题却在于,自内引爆的分离剑气破坏力超乎预计,米空群的肉身到时就算仍存,机能也要消耗十之八九,不堪再用!
 
    不过不知是否是福兮祸所依,祸兮福所伏,先前的皇宫大清洗,米空群当时他正处于奄奄一息状态,没人将他当回事,致令其逃过一劫,否则只怕当日就玩完了。
 
    一直到现在,状况有所好转的米空群,竟是谨慎了许多。
 
    “凌霄醉!”
 
    米空群重重喘息,虽然眼中充满了怨毒,更多的却还有无奈。因为他自己清楚地知道,这个仇没的报,终生无望。
 
    就算穷极余生潜修,也难当凌霄醉信手一剑!
 
    两个小太监态度恭谨的走进来,将房间打扫收拾了一下,就退了出去。
 
    夜已深。
 
    一抹月光,从窗口照射进来,正好照射在米空群眼前。
 
    米空群看着天空明月,神思不由自主一阵恍惚。一道目光,幽冷如月,就这么出现在思绪之中。
 
    那是……那天,被那位秋云山秋公子抓起来的米家族人之中……
 
    那个已经是年华老去,身材也有些佝偻的老妇人。
 
    当时,就是用这样的目光看着自己。
 
    从自己出现,一直到自己离去,她不管是在敌人的钳制之下,还是恢复了自由身,眼睛都是那样深深的看着自己。
 
    米空群深深地叹了口气。
 
    那是自己的妻子!
 
    尤记当年,两人刚刚新婚燕尔,恩爱非常,每天晚上,自己怀中都会搂着伊人,飞临房顶,坐在屋瓦上,仰头看着天空明月。
 
    因为她的名字便是叫做冷月。
 
    从什么时候开始,温情不再的呢……
 
    是了,当自己加入了四季楼、修炼了绝世功法之后;但对娇妻越来越冷落……
 
    等到自己修炼到了一定地步,才发现……这门功法,居然是传说中的孤独神功。
 
    修炼之后,功体进境一日千里;进度足足是寻常功法的十倍有余。
 
    但……一旦修炼了这个功法,便再也不能人道……
 
    亦是再这个时候,楼里的命令来了;让自己净身进宫,以图大事。
 
    那个时候的自己,已然无法人道;面对妻子,总感觉矮了一头;正好有这样的任务,自己毫不犹豫的立即前往。
 
    离别那一日的种种,原来还记得,一直都还记得……
 
    妻子看着自己离开的时候,眼中那幽幽的神色。
 
    那天,天还下着小雨。
 
    这么多年过去了,她再没有和自己说过一句话,哪怕自己有时候回去;两人遇到了,她也只是就那么幽幽的看着自己。
 
    就如同现在天空的冷月,静静的、清冷的看着自己。
 
    米空群只感觉心中一阵酸涩莫名,到底多久没有这种的酸涩感觉了?
 
    真正的久违了!
 
    他缓步走到窗前,抬起头,凝望着天空月色。
 
    明月还是那样清冷皎洁;一如五十年前自己两人并肩观看的那时候,始终未变。
 
    然而五十年前的那位如花美眷,现如今……
 
    米空群怔怔的望着当空明月,心中突然浮现出两句话。
 
    那是当年冷月在房顶上,在自己怀中,藕臂抱着自己的腰,星眸迷离,轻声说的两句话。
 
    “今日明月在,你也在;真好。等我们老了,再在这里看月亮……却不知到了那时候,会是个什么样的情景呢?”
 
    说完这句话,冷月娇憨的笑了笑,抱得自己更紧了。
 
    米空群似乎依然能感受到,当年的那一双柔软臂膀,又抱在自己身上,当年佳人的依恋,还是那么清晰……
 
    他怔怔的看着明月,喃喃道:“等我们老了……再在这里看月亮,却不知到了那时候,会是个什么样的情景呢?”
 
    一时间,突然心痛得险险窒息。
 
    那个佝偻的满脸皱纹,满头白发,眼睛幽深如同死水深潭的老妇人的形象,又自浮现在自己眼前。
 
    “冷月……”
 
    米空群情不自禁的叫出了声。
 
    他闭上眼睛,感觉自己的心似乎是一片片的碎裂了,半晌喃喃道:“……对不起。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一个人的声音淡淡道:“对不起?米空群,你这一生,对得起的人可并不多。”
 
    米空群此际满心还处于莫名酸涩之中,一时间,有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油然神奇,那是能让自己悔断肠子的强烈内疚。
 
    心神有失的米空群,对于来者不善之人居然完全没有放在心上,恍恍惚惚的说道:“你是谁?是冷月派来惩罚我的么?”
 
    对面黑衣蒙面人正是云扬,此际闻言也不由一愣:冷月?那是谁?
 
    云扬这一瞬的愣然,却令彼此多了一点缓冲,而米空群也因为这一瞬的迟疑,反应过来、神智恢复清明,深深地吐出一口气之余,整个人的气质突然间变得一片森冷:“什么人?”
 
    云扬淡淡道:“之前打赌的东西,难道米总管竟然不记得了?”
 
    米空群顿时恍然,冷冷道:“原来你是四大家族的人,夜闯大内,端的大胆!”
 
    云扬道:“我是哪里人不重要,欠债不还才是重点。米总管就不请人进去坐坐么?”
 
    米空群脸色阴晴不定,终于道:“那就请进来说吧!”
 
    说着打开了窗子。
 
    若是对方乃是来杀自己的,米空群自然是不介意将事情闹大,然而对方只是来催债的,而且自己当日确实是将皇家的龙虎膏给输出去了……
 
    这件事情若是能不声张还是尽量不要声张的好。
 
    当真闹腾起来,对方固然是讨不了什么好处,但米空群自己却只会更加的倒霉。
 
    所以米空群在权衡利弊之下,纵使心下百般不愿,却还是将来人让进了房中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二百一十三章 交浅言深【第四更】
 
    “你是哪一家的人?”米空群退后两步,坐在椅子上。
 
    神色间,依然有些莫名的惆怅。
 
    米空群在确认了对方只是来催债的之后,警惕性锐灭,刚才那份莫名的惆怅情绪,居然情又回来了,虽然不如之前那么强烈,但只要不是瞎子,就没有看不出来的。
 
    云扬肯定不是瞎子,眼睛比常人还要好得多,自然很清晰地感觉到了不对劲儿;这家伙这是……心情不好?
 
    对月沉吟?
 
    睹物伤怀?
 
    云扬原本还在郁闷刚才的自己怎么会那么的失机,如米空群这个级数的修者,很少会出现心神疏漏的时刻,刚才那么好的击杀就在眼前,自己竟然将之错过。
 
    就一般情况而言,同样的疏漏绝不可能出现第二次,可是眼前米空群的状态,虽然并非之前的全然失神,却陷入了另一种很诡异的惆怅氛围,大抵可算是“半失神”状态,而且还是会持续的那种,这算什么?
 
 
版权所有:印象彩票网-印象彩票网官方网站 Power by DedeCms
联系地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