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象彩票网娱乐

这句话等同是将将他的所有伤疤全都一下掀了起

是歪打正着?总之,状况竟好似比刚才还要好,毕竟刚才的失神虽然严重,但就算云扬能够得手,也势必要承受米空群的垂死反噬,但是现在,只要小心一些,就有很大机会做到完胜,击杀目标,且全身而退!
 
    云扬轻轻叹口气:“我是秋家的人,此番前来也属不得已,毕竟米总管这件事情,做的实在是不地道一点。”
 
    米空群冷冷哼了一声,道:“难不成你们秋家的绑架勒索,就做得很地道了?”
 
    云扬冷冷的说道:“地道不地道的见仁见智,但若非是米总管首先招惹到了咱们秋家,本座今日绝不会来到这里!”
 
    米空群有心想要反驳一二,但终究没有说,只是叹口气。
 
    这会的他,一则没有底气,二则,还没有应对的心情!
 
    良久良久,道:“明人面前不说暗话,关于之前的承诺,我之本意固然没打算赖账,但也没打算真给,真给了,我自己这关都过不去……”
 
    “不过,既然你们都找到了这里……我这次索性光棍一把,遂了你们的心愿。”
 
    米空群神色愈发的怅惘,茫然,还有一种空空落落、无处着力的感觉,异常强烈。
 
    此刻的米空群,凭空生出一种至为强烈,百无聊赖万念俱灰的那种感觉,似乎对这人世间一切,都突然的失去了争竞的兴趣。
 
    云扬对着这种感觉感受得很是清晰。
 
    这货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
 
    一个高阶修者的心境怎么会颓废至此,这是什么说法?
 
    面对自己一个突如其来的陌生人,自己说是秋家的他就相信了?
 
    还有,就这么失魂落魄的坐在椅子上是要搞哪出,浑身上下居然没有半点提防之意。
 
    饶是云扬本来就是来杀人的,此刻也有些摸不到头脑了……
 
    目标若是太好杀,貌似也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,有点不知道如何下手了!
 
    “那龙虎膏……”云扬问道。
 
    “嘿嘿……”
 
    米空群随手扔出来五个小盒子,有一种自嘲的意思:“这种东西,若是换作其他人,相信无论如何都不会给出去……只可惜,这玩意对我来说却是完全无用的。”
 
    云扬心念一动,道:“人各有志,这一点,丝毫不能勉强。”
 
    米空群嘿嘿一笑,似是有心想要说点什么,却又强行的吞了回去。
 
    云扬敏锐地感觉到,这一刻米空群的情绪又自剧烈地波动了一下,不由目光一亮,就在米空群面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,轻声道:“不意米兄竟也是这般爽直之人,在下佩服。希望以后,此事之后,能够与米兄交个朋友。”
 
    米空群不置可否的笑了笑,道:“敢问阁下尊姓大名?在秋家又是什么字号?”
 
    云扬面色一蹦,沉声道:“我只能这么告诉你,我在我们秋家,排在前五位。”
 
    米空群眼神震动了一下,终于呵呵一笑,道:“看来贵家族还是挺重视米某人的。”
 
    云扬道:“但本座怎么也没有想到,米总管竟然这么好说话。”
 
    米空群闻言嘿嘿冷笑了两声,道:“米某不好说话的时候也挺多的,既然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,那就请速速离开吧,这里终究是皇宫重地,可不是等闲所在。”
 
    云扬笑一声,道:“并非是我不想走,而是……来之前本来做好了准备,想要与米兄切磋一番;或者米兄不知,米兄现在的字号在咱们四大家,尤其是我们秋家可是响亮得很哪!但却怎么也没有想到,事情会如此的顺利……所以这一时间,还真的有些意外,还有一点不好意思的感觉,正好看到米兄心情似乎是有些不好,索性就在此陪米兄说说话,解解闷。”
 
    米空群道:“哦?”
 
    显然他并不相信云扬的说辞,就算眼前的秋家人有投桃报李之心,但彼此终究是相交太暂,有些交浅言深了。
 
    云扬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其实,我也大致了然米兄此刻的心境,如我辈武者,一生在刀头舔血,生死关头打滚,所求无非也就是一个名,一个利;一份力量。”
 
    “但为了这名利与力量,我们付出的与得到的,却未必成比例……”
 
    云扬轻轻叹息:“这人世间的得与失,说到底也没有……毕竟如我们这种,往昔想象中的……大抵都得到了,就算不是十成,总该有八九成。”
 
    米空群喉咙动了动,脸上却仍旧一片木然冷漠。
 
    云扬知道,他刚才已经想说话,却又强行咽了下去。
 
    眼见已有成效,自然要再接再厉,继续游说道:“其实,本座与米兄素不相识,之前甚至是份属敌对;有些话,确实是交浅言深。不过,今日情形实在特异,让我生出不吐不快之心……米兄现在也已经可算是功成名就,怎地会心境颓废至此……”
 
    “功成名就?”
 
    米空群终于忍不住惨笑一声,狠狠地指着自己的胸膛:“这位秋兄,你觉得,如我这般身体残缺之人,纵有一身不俗修为,每日所为却尽是在这宫中干着伺候人的活儿,也可算得上功成名就!?”
 
    云扬悠悠叹息:“这个真的是见仁见智,路,始终是自己选的。米兄当初既然选择了这条路,如今走到宫廷内柜掌柜的位置,大抵也就已经是到了头,如何算不得功成名就?”
 
    米空群惨厉的笑了笑:“自己选的?自己选的?呵呵呵呵……”
 
    他深深地咽下一口气:“若是能够自己选择,谁不想要娇妻美妾,公侯万代?谁愿意切了自己进宫侍奉?”
 
    云扬又是嘿嘿一笑,嘿然道:“以米兄的修为成就,若是自己不愿意,又有谁能够逼你就范?呵呵,其实世上这些事总难免自欺欺人,无谓多说,人各有志的道理,秋某还是明白的。”
 
    米空群怒色一闪而逝,旋即展现出意味莫名的笑脸,幽幽道;“男怕入错行,女怕嫁错郎,这句话,才是真正的至理名言。而米某平生最后悔的事情,就是……自己入错了行,更令自己的妻子,嫁错了郎!”
 
    他微微的抬头,看着天空中依然温柔的照耀着自己的清冷明月,脸上显现出一种痛苦的温柔,额头上已有青筋微微的隆起。
 
    他的双手,紧紧的攥着拳头,显然是在竭力的控制自己。
 
    云扬目光闪动,道:“但你毕竟是进入了皇宫,成为了一个……太监。”
 
    这句话恶毒至极。
 
    尤其是对于现在的米空群来说,这句话等同是将将他的所有伤疤,全都一下掀了起来、血肉模糊、伤痕累累。
 
    在对于米空群此刻正值心神失守的时刻,更加是致命一击!
 
    这句毫不掩饰的恶毒言词,令到米空群瞬时失去了理智!
 
    月光照耀之下,亘古不变温柔之中,米空群的脸色突然狰狞起来:“这一切本非是我所愿!”
 
    他近乎在吼叫一般,似是在辩驳,又似是在回应本心。
 
    外面有小太监的声音怯生生的问道:“米公公,您那边怎么了?可要小的进去伺候?”
 
    这一声意料之外、情理之中的“米公公”更加戳到了米空群的伤疤,歇斯底里的大叫一声:“滚!给我滚得远远的!”
 
    “……是!”外面的小太监登时吓得屁滚尿流,一溜烟就没了影子。
 
    米空群的脸色在月光下近乎铁青,咬着牙,狠狠道:“我也是男人,我的目标,原本与你们并无不同!……只是在那个时候,我拜了一个师傅!”
 
    他本什么都不想说,但,积压了几十年的怨毒却是突然潮涌,克制不住,不吐不快,又被对方言语一步步的逼着这股浪潮越来越是猛烈,更加的按耐不住,终于开始说话。
 
    “我的好师父给了我一篇功法!”
 
    米空群脸色狰狞:“那时候,我才二十三岁!我年轻,我不懂事!我修炼了功法,进步很快,修炼一年,能够比得上别的功法修炼十年!”
 
    “那种飞速进步、一日千里的感觉你懂么?”
 
 
版权所有:印象彩票网-印象彩票网官方网站 Power by DedeCms
联系地址: